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教堂的审判(9)

       阴雨使得光线昏暗,关宏峰淋透了雨又勘验了现场,他伸出手和报案人握手的时候周巡就注意到他的手有点儿抖,本来白皙细致的手背有些青紫。

       “谁车上有衣服,赶紧的。”周巡声音不大的问。

       好几个探员都应声,“有有...”

       关宏峰说话已经有鼻音了,这不能不让关宏峰措手不及,怎么和宏宇交接,做功课根本就来不及了。

       “老关,快来,赶紧换上。”

       “我不能穿警服。”

       周巡好声好气的说,“你就穿警服好看,快点儿,来。”

       关宏峰在车里换衣服。

       周巡穿着一身儿湿衣服在外面打电话,“谁在支队呢?严良回去了吗?嗯,行,我们这就回去了,找个毯子,把我屋空调打开。”

       关宏峰坐在车里,趁无人给宏宇发了条微信,“今天不能交接,我会想办法回家。”

       “哥,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我很担心。”

       “勿念,我有分寸,勿回。”

       到达警局的时候,大家分头行事,高亚楠过来,“关队...”周巡拦住她,“啧!他是法医你是法医。”

       高亚楠扭身走了,周巡一边过去迎关宏峰一边嘀咕,“孩子妈了,不知道心疼人呢,哥就不是人啦。”

       关宏峰已经从车里下来,走进楼道,在一楼就听见严良的声音,“灯都亮着啊,这他妈的左一出儿右一出儿的,整亮堂点儿心里舒坦,我带回来那老娘们儿审着啊。”

       关宏峰迈向楼梯的脚步迟疑了一下,周巡过去,“怎么了?难受啊?”伸手要摸关宏峰的额头,关宏峰躲开。

       刚走到二楼,只见严良端着一个锅大步流星走过来,“宏峰,浇透了吧?快点儿我给你煮面条儿了,卧俩鸡蛋,我就搜出来这俩。”严良走近了,笑容僵在脸上,目光在关宏峰脸上逡巡然后忽的看向周巡,关宏峰一副不动如山的脸谱,周巡侧头看了他一眼,忍不住笑着舔了下嘴唇,对严良也态度和蔼了不少,“干嘛呀?”

       关宏峰接着往里走,严良劫着周巡低声说,“周队,这就不讲究了,我这兢兢业业的给你干活,你出‘老千’。”说完转身追关宏峰去了。周巡恶狠狠地冲着严良的背影攥了攥拳头。

       关宏峰从内到外换了一身严良的衣服,喝了热气腾腾的面条,不过也没什么胃口,只觉得浑身发冷,裹着毯子开了案件分析会。

       “严良你抓了一个站街女?”关宏峰问。

       “啊,审着呢。”

       “发现什么了?”周巡严肃的问。

        “当啷!”严良献宝似的从兜里举出一堆照片展示给关宏峰,“泰迪,还穿着衣服哪!”

       “我还以为啥呢?”小汪觉得天方夜谭一般。

       关宏峰点点头,咳嗽了俩声,“你接着说...”鼻音味儿更明显了。

       “得嘞,瞧这奶声奶气的。”严良吊儿郎当的调侃关宏峰,周巡‘啧’的一拍桌子。

       严良痞里痞气的靠在椅子上,“我跟的金冠岭那一带,兄弟命不错,一捡破烂儿的大爷正倒腾破纸烂瓶子的呢,我就看见一包,miumiu的,我就给了老头儿一百块钱要下这个包,里头东西是没什么了,有张U盘,里面都是照片,都是这泰迪的,泰迪不奇怪,奇怪的是有张照片上有把止血钳,虽然调了焦距,止血钳不明显,但是仍旧能看出是止血钳。”

       关宏峰看着严良露出极淡的一丝笑容,周巡看看关宏峰又狐疑的看看严良,然后继续看严良洗出来的这些照片。

       高亚楠进来,“关队,你的判断是对的,死者生殖系统缺失,DNA和上一死者腹腔内生殖系统的DNA不一致,当然,这个很显然,死亡时间不同,不幸的是血液HCG值和孕酮指数显示这是一名早孕的少女(我胡说八道的啊,考据派撤离现场),死因仍旧是空气针。”

       “凶手现在已经不单单是同性恋的审判,现在已经上升到对道德的审判,我的判断如果没错的话,这名死者应该是名从事性工作的外省人员,凶手之所以同样拿掉她的生殖系统,是因为觉得他们不配繁育下一代。她很矛盾,第一个现场非常血腥,是希望以此警醒世人,但是她很清楚该审判的不只是死者,而是与死者相关的人,她还没下定决心;她是个非常谨慎或者说是个有非常强烈的职业操守的人,她习惯把她的工作做到完美,因此给我们留下的线索极少,我们没能马上破案,这让她非常的焦虑,如果我们不能快速的解决她的焦虑,凶案还会继续。”

       “那合着我们给一变态治病哪?这他妈的都什么世道?!”周巡愤怒的一摔手里的照片。

       “我们以前划定的范围可能需要更改,凶手应该曾经是一名出色的外科手术医生,但是因为某种原因无法从事她的本职了,一旦发现符合条件的,先不要动,等待下一步安排。”关宏峰声音不高,但是说的很清楚,呼吸已经有颤音儿,脸也越来越红。

       周巡吁了一口气,“都听明白没有?”

       “赵茜,你们把第一名死者的图像做的怎么样?”关宏峰低声问。

       赵茜迅速回应,“我们已经做出图样。”说着递给大家。

        关宏峰点点头,“很好,合成一小段动画,配上温情一些的背景音乐,动画的标题就用《我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天》,动画要配上对这个世界的赞美和对爱情的向往,马上做出来发到各个同志论坛,同时在微信中用服务号的形式也发出去。”

       “动起来,都动起来!别一个个的平时都跟开了挂的似的,一到正事儿上就外挂过期!”周巡站起来大声吆喝,大家应声,周巡不耐烦的一拍桌子,声音又提高了八度“动啊!等我这儿发宵夜哪!”接着又对高亚楠,“你回去吧,这一天天熬着。”

       关宏峰在周巡和严良的身后对着高亚楠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又比了个二,高亚楠没说什么走了。

       “老关,发烧了吧?”

       “没事儿,喝点儿热水就好了。”

       周巡这次没迟疑,直接摸了摸关宏峰的脑袋,“你这是喝点儿热水就好了的?快点儿我送你回去。”

       “怎么?又想在我的新家布控啊?”

       “老关...”

       “我送得了,正好我也认认门儿。”严良抢过话头。

评论(17)
热度(221)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