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教堂的审判(8)

       关宏峰和周巡并没有在尊吧呆多久,周巡是支队长,所有的情况都会向他汇总,关宏峰用眼光示意他离开。

       俩个人出来的时候下雨了,周巡脱下衣服遮在两个人头顶往车里跑,还一路骂,“什么他妈的高级酒吧,下雨了也不拿把伞送送大爷。”把关宏峰送上车,周巡才坐到驾驶位,从观后镜见关宏峰向外观察尊吧,周巡觉得三层某间屋子的窗帘动了一下。

       关宏峰靠在后座上一言不发,周巡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哎呀,多亏老关你请我喝的那什么什么...”

       “johnnie Walker black。”

       “对,这个救我一命啊,不然我死里头也说不定,到现在还往上反啊。”周巡靠在保时捷的真皮座椅上摩挲着自己胸脯,见关宏峰没应声,目光沉郁的看着前头,半响才回了句,“如果是你,是想把这家店的老板吊在教堂还是把这些会员?”

       周巡脸色难看起来,“老关...”

      “布控有什么线索吗?”

      “都是最近离开或者忽然没联系的三陪女的线索,倒是严良抓了个小偷,他姘头是个站街女,严良正往回带呢。”

      两个人开车往回走,周巡的电话又响了,“什么?我操!哪来那么多教堂啊?四十里中?那片儿我就记得有个龙王庙,咋又出个教堂?”

      关宏峰脸上失去血色应该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是周巡熟悉的,似乎这件事在他的意料之中,却没在他的掌控之中,果然听他喃喃自语,“开始加速了,她在挑剔我们无用。”

      周巡提速超车一路向四十里中去,雨越下越大,周巡有点儿气急败坏的,“这他妈破车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啊。”

      乡下土路对这辆保时捷可不那么友好,正在周巡抱怨着,车误住了,“我操!老关,你过来开吧,我下去看看。”

      关宏峰已经脱了外套,下车了,“你再感冒了!”周巡着急的喊了一声,赶紧也下去了。

      关宏峰见车的右后轮陷在泥里,“周巡,推一下试试吧?”

      “这越打轮越往里陷啊。”周巡把衣服遮到关宏峰头上。

      两个人合力往外抬车,别说还是有些效果。

      “老关,你小心腰啊!成!成!有戏!”周巡大声说,“哎,差不多了。”

        关宏峰的确觉得腰不舒服,这是一处旧伤,除了周巡没人知道,见车子有所松动,蹲下看车底盘对周巡说,“你上车发动吧。”

      “你开什么玩笑...”周巡又加把劲儿然后向关宏峰这边过来,“你赶紧上车...”正说着脚底下一滑,扑向关宏峰,关宏峰下意识的想拉住周巡却被周巡扑在地上,两个人的嘴唇撞在了一起。

       雨下的大,天地轰响,倒也响不过此时周巡的耳鸣,周巡只觉得心都要从肋巴扇儿里挣出来了,一时间浑身如被用了肌肉松弛剂,失去了行动能力。

       即便如此,周巡扑倒的一刻生怕弄伤关宏峰,一把搂住他,现在俩人跌在地上,关宏峰狼狈的躲开了周巡紧贴着自己的嘴唇,周巡倒是愣了一下,这才想起应该站起来,站起来想伸手拉关宏峰,关宏峰自己站起来,撂下一句,“让小汪过来接。”

       小汪过来接这二位的时候,大呼小叫的,“妈呀!你俩真是拿豆包不当干粮啊,这车是这么开的?哎妈...周队,你受伤啦?”

       “废什么话...”周巡给了他一拳,然后那眼风往后扫了一下,小汪立刻会意,“哎呦我的关队,都湿透啦,快快上车,暖风打开。”

       小汪觉得气氛不太对,关宏峰和周巡嘴上都有受伤的痕迹,而且见血了,两个人跟人打架了?我操,这尊吧牛逼呀,这两位都敢打,回去找人收拾他们。也奇怪呀,怎么没人问我案情呢?说是不说?自己是保持一向的嘴欠还是缄口不言?

       小汪拿起手机,“我说...啊...我呀,小汪儿,我车误在往北四十里中去的19号路上了,保时捷呀...”

       “你小子还趁保时捷?吹吧你。”

       “废什么话呀,赶紧的。”

        “这大雨天儿的,叫声好听的,给你出趟车。”

       “爹!赶紧的吧,我这儿有案子。”

        到达现场,果然又是一间破旧的教堂,中国是个宗教氛围空前融合的国度,在历史上从未发生过大规模的宗教杀戮。大家你信你的,我信我的,这不这间小教堂外部的字迹已经脱落,如果不说还以为是个农村大队部呢,只是房子不伦不类的做成尖顶,上面竖着十字架。不远处就是个回教的清真寺,再不远处还有一间佛堂,再不远处还有个龙王庙。

       “这回离村儿不远哪。”周巡先说了一句。

       进到现场,高亚楠迎上来,对周巡和关宏峰的状态很诧异,“关队,嘴...”

       关宏峰抬手示意没事,而后细细的审视现场,这也是废弃的教堂,想来也是废弃很久了,在这样的大雨天更显得阴沉破败,死者的位置和上一个基本一致,被绑在唱诗台上的十字架上,不同的是这次的现场显得很安静,女性死者身上没有半点血迹,反而穿着典型的法式睡袍,粉色带着针织的蕾丝花边,干净整洁,双手做祈祷状,面容也安详平静,容颜姣好。

        关宏峰看捆绑的绳结,“一样的哈?”周巡开口说,关宏峰点点头。

       “放下来吧。”

       女子被放下来,高亚楠带着法医过去检查,“死亡时间24小时之内,致死原因需要回去解剖给你数据,没有其他外伤,也没有其他耐人寻味的伤。”说着那眼睛看关宏峰和周巡,周巡掩住嘴清了清嗓子,“这什么专业术语。”

       “和上一个现场一样,三人作案,其中一个负责指挥,两外两个负责布置现场,这个现场的十字架被擦拭过,凶手对女性仍有怜悯之心,这也是对自身性别的自视清高,她的审判加速了,她心里的愤怒会慢慢失控,怪我。”关宏峰叹了口气。

       “老关,我们这不是连轴转呢嘛。”

       “周巡,这十字架要带回去,这不是用清水擦的,是用消毒水,回去之后以一厘米为单位查DNA。”

       “报案人呢?”周巡问。

       “这儿,这儿。”有三个男人过来,其中一个握住周巡的手,“领导啊,我是北四十里东村的村长,我们可是好人哪,这片地方是要退耕还林哪,荒了了大半年了,今天我们是接到乡里的通知说让我们把这三间庙拆了,我们是舍不得我们的龙王庙,寻思怎么搬动搬动,不成想就看见死人啦!”

       周巡态度温和的说,“别着急啊,你们还得跟我们回趟支队,在具体的回忆回忆情况,行吧?”

       “行啊,咋不行?咱这觉悟还没有,不知道这是谁家闺女,这是作孽呀,家里得哭死啊,都是有儿有女的人,我们得帮着破案哪。”

       关宏峰也过来,跟村长握了握手,“谢谢,我还有件事想请您帮忙,您能打听打听,最近周边十里八村的有什么车往外租用没有?”

       “那得去集上打听去呀,我们这儿十里八村有个四十里集,逢阴历三六九开集,雇车的啥的都去那儿。”

       “三六九?嗯,昨天是农历初九,好。”关宏峰笑着点点头,“还有,群众的力量毕竟是大的,您在村里打听打听,有没有谁这几天看见什么异常?”

        “啥叫异常?”

        “比如说看见陌生人?看见什么不认识的车辆。”

        “您放心,我打听。”其中一个人回答。

 

评论(19)
热度(197)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