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教堂的审判(5)

       周巡狐疑的看了一眼关宏宇,关宏宇静观其变,周舒桐又带进来一个人,和周巡身高相仿,‘大头贴’似的有款有型,目光桀骜不驯,看见周巡和关宏宇还特别的端了端架子,周巡这次没有轻举妄动,而是拿眼风示意周舒桐带进去。回头看关宏宇,“怎么瞅着跟扎的纸人儿似的。”

       关宏宇对同性恋并没有啥直观的判断,更没有过什么接触,现在只能是把自己哥教给自己的都牢牢记着,以随机应变,关宏峰告诉关宏宇如果严良发言多听听,他是个非常敏锐的人。可惜现在这个敏锐的人正在敏锐的梦着周公,当然如果关宏宇知道严良正梦着关宏峰,八成儿就没有这么心神淡定,恐怕长丰支队又要爆发新的‘战役’。

       还没等周巡和关宏宇走到办公室,里头已经炸了锅了,周巡站在门口听了听:

       “啊!Louis!我以为你不要我了!你走开走开,打死你打死你!”

       “哎,先生你别动手啊...妈呀,打我脑袋了...”小汪和小周在里头拉架。

       “小米,你这个小混蛋,你跑到哪儿去了?!三天你都不找我,你不爱我了?!”

       “该死的你,你和那些bitch去鬼混,你不爱我!”

       “谁说我不爱你,我最爱你了!”

       “你走开,我不听,警察叔叔你们把他抓起来,他始乱终弃!”

       “你他妈的才是,你这小混蛋!”

......

       里头打作一团,小汪和小周在里头左劝右劝。

       周巡刚捋好的头发随着里面的争吵声冲冠而起,那逢场作戏的好兴致随着发梢随风而去,关宏宇觉得自己都闻到了焦糊味儿,只见周巡瞬间漂移进了屋子,屋里的桌子发出一声巨响,“你俩跟我玩儿呢是吧!”

       就周巡这一声儿,响遏行云,名标千古,睡的七荤八素的严良噗通一声就从椅子上蜇了下来,“哎呀我操,知不道的还以为哪儿炸了。”严良睡眼惺忪的抱怨。

       周巡这种功力哪是一般凡夫俗子能承当的,刚才还闹的欢的这一对登时‘没电’了。周巡逼近他们俩个,“这儿他们的都出人命了,你俩一对彪货跟我这儿又是秧歌又是戏的,耍我是吧?”

       这一对脸色青白的瞅着周巡。

       “看我干嘛?想浪不差这一会儿,现在给我他妈的说明白到底谁失踪了?”

       小周和小汪直眉瞪眼儿的看着关宏宇,关宏宇冲他俩示意了一下,他俩把这两人领到了审讯室。

       周巡还在气头儿上,关宏宇习惯性的拧了拧脖子,淡淡的说,“你什么星座?他们又不是嫌疑人,就一对儿脑子不灵光的情侣,你较什么劲?”

       周巡点上一根烟,心里恼火的想:我还不是心疼你。嘴里不依不饶的,“都他妈的什么素质?这儿人命关天的事儿。”

       关宏宇还是挺了解周巡的,心眼儿不坏,就是狡猾的狠。

       自打冒用哥哥的身份,关宏宇起初只是想给自己平冤昭雪,随着事情的发展,哥哥似乎给了自己更多的表现机会,似乎有意无意的让他更深入的了解刑侦、追凶的程序和方法,甚至让他学会解析犯罪心理。现在,关宏宇觉得自己的血管里流进了三分之一关宏峰的血液,虽然两个人的DNA那么相同,可是,从2.13之后,关宏宇觉得自己和关宏峰血脉相连,无比亲密。

       关宏宇正想着,肩膀上一沉,以至于差点顺手就来个‘过桥’,一回头是严良,他叼着一根烟,搭着关宏宇的肩膀,眯缝着眼睛说,“赶紧送走得了,向鱼问路,它也得有腿呀。”

       周巡何尝不知,只是一时心急无计可施而已。

       “老关,你有多大把握是女性犯罪?”

       关宏宇刚想把他哥教给他的背一遍,严良懒洋洋的说,“凶手在现场穿的鞋,是厨房用的那种地下是毛刷的拖鞋,所以我们采不到任何足迹,只是踩到一些纤维成分,老爷们儿一般想不到。”说完了,邀宠的对着关宏宇,“是吧,宏峰?”

       关宏宇心说是你大爷,但是表面平静的回答,“你这么说可能更直观。”一边脱离了严良的勾肩搭背。

       “介于这个团体的特殊性,考虑到其社会敏感度,我们越早侦破越好,不如双管齐下,凶手心里很清楚自己做了什么,如果没有警察介入,他们会觉得他们的审判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但是他们已经把事情做的天衣无缝,必然冷眼旁观,我们调查的越深入可能他们越会去修正他们的细节,那样对我们的侦破没有好处,倒不如一明一暗,一部分人化妆进入各个同性恋的聚集地、包括酒吧、咖啡厅、会所、论坛...去摸排,一部分仍旧以正常程序走。”

       周巡把烟掐了,“行,我跟上头申请,应该明天就能批下来。”

       正说着话,鉴证科的人过来,“关队,您发现的那根死者身上的毛发我们做了检验,是一根狗毛,确切的说是一根泰迪犬的毛。”

       周巡、关宏宇、严良相互看了看,周巡扭头向技术科去了,进屋使劲拍了拍桌子,“现在通过各种手段,进入本地区各大同志论坛或者网站,寻找所有与泰迪狗合照的照片,一有线索马上报告。”

       走出门的时候,周巡想着化妆侦查这个事儿,那就是假装是gay,想想刚才那两个,周巡浑身直发冷。接着又想着自己和严良一起化妆侦查,周巡觉得还不如一枪崩了自己省心,职业道德和职业操守空前缺失。迎面遇到小汪和周舒桐,又想着和小汪化妆侦查,周巡觉得头重脚轻,恐怕大业未成就以身殉职,小汪刚想说话,周巡抬手制止,“你闭嘴,我瞅你晕。”

       小汪无辜吃扁,小周接茬,“刚才那俩个没有提供有价值的线索。”

       周巡一边挥了挥手一边向前走,嘴里嘀咕,“就那俩‘事儿妈’能提供有价值的线索就见了活鬼了。”

       接着又想如果是和关宏峰一起去的话,周巡觉得既符合职业操守又符合办案原则,如春花沐雨、如夏荷迎风符合侦破的美学和逻辑关系。

       迎面遇到严良和关宏宇,两个你推我搡的不那么和谐,周巡一捋头发,“那个...那什么...我和老关明天负责化妆侦查,严良你和小汪周舒桐、赵茜负责走访。”

       关宏宇率先回答,“你就这么打报告吧。”

       严良把手揣进衣服兜里,痞里痞气的瞧了瞧他们俩个,拉长音儿回了一句“成——”而后,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走开了。

评论(19)
热度(211)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